“换座位让我逃过一劫!”墨小哥恐袭爆炸中侥幸逃脱,尸堆中满身是血!另外,斯里兰卡恐袭竟是对新西兰恐袭的报复?

标签:澳大利亚  恐怖主义  新西兰  
出处:澳洲无忧网    2019-04-24

01 "他的眼神透露出惊恐不安" ,墨尔本生还者回忆事发经过...

现在的他已经平安从斯里兰卡回到墨尔本的家中休养,在爆炸过程中,他幸运的逃过死结,除了心情尚未平复外,身体并无大碍。

但他依旧记得事发当时的所有细节,以及更惊人的他曾跟炸弹客双眼交会过

"当时我跟我朋友正准备去酒店的餐厅吃早餐,在等座位时,我注意到身后有两个男子,用我不懂的语言窃窃私语。"

香格里拉酒店的4楼餐厅,以看得到海景著名

Sam Nottle当下觉得很诡异,因为在过去的几天,都没有看过这两位男人出现在酒店,而且两个人都背着非常大的背包,看上去就相当沉。

在警方公布的监视器画面中,可以看到自杀炸弹客都背着一个大背包

其中一位男人此时跟Sam对到目光,似乎是注意到Sam Nottle的怀疑,两个男人显得焦躁不安。

"他们态度很粗鲁,显然很烦躁,眼神透出惊恐不安,而且好像对什么事很激动。"

Sam思考了一会,说道:"现在回想起来,他们可能是在商量哪个位置能炸死最多人吧..."

炸弹爆炸后的餐厅现场,警方拉起封锁线

Sam跟他的朋友在过去的两天内,都在餐厅同一张可以俯瞰大海的桌子上享用早餐,但周日那天,服务员把他们带到另一张桌子。

"我们一开始还有点不开心,因为看不到早上的海景,但如果没有换座位的话...谁知道我还能不能活下来..."

爆炸后,从餐厅内不断冒出烟雾

就在他们坐下点了饮料后,仅仅30秒,先是一个巨大的闪光,紧接而来的强大爆炸,把餐厅所有的窗户都炸飞,瞬间无数的人命消失...

"我听到孩子们在哭,甚至有小孩子躺在地上,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死了...一切都疯了...”

因为距离较远的关系,Sam和他的朋友当下只被爆炸震飞,看着现场的惨状与火势,两人考虑过从窗户跳下去,后来他们躲到了桌子后面,蹲得很低。

"我们沿着逃生出口下楼,跑到停车场,当时只想尽可能远离建筑物。"

"当时真的很害怕,我和我的朋友只想赶快离开那边..."

当救援赶到时,Sam才敢环顾周围,上一秒大家还在开心的享受假期,享受美好的阳光与海景,他们可能是一家人,可能是朋友,可能是情人....

现在,都不见了

留下的,只有自己和朋友满身的血迹

"酒店里的每个人都很友善,他们不应该遭遇这样的灾难。

但不管怎样,我的朋友和我活下来,只能说太幸运了...”


02 "上一秒还好好地,下一秒就不再动了..." 澳洲父亲痛失妻女...

但也有许多人不像Sam与他的朋友一样,能够死里逃生...在莫里森总理公布的死亡名单中,就包括一名澳洲女子及她年仅10岁的女儿。

苏丽雅拉奇(Manik Suriaaratchi)及其女儿亚莉珊德拉(Alexendria),两人都是在尼甘布(Negombo)的教堂爆炸中丧生。

爆炸发生时,苏里亚拉奇的丈夫苏德什·科龙(Sudesh Kolonne)在教堂外。

"爆炸发生时,我立刻冲进教堂,只看到妻子和女儿都躺在了地上..."

苏德什·科龙回想当时的画面,不禁流泪,一切都太突然,上一秒家人都还好好的,下一秒都成了冰冷的尸体....

一对长期定居珀斯的英国医生夫妻,也在这次爆炸中身亡。

这一对年龄56岁的英国夫妇,Sally Bradley 医生,和她的消防员丈夫Bill Harrop,尽管两人都是英国国籍,但却爱上了澳洲珀斯。

照片中两人甜蜜的站在一块,艳阳高照的夏天带着圣诞帽,正是澳洲最典型的圣诞节风景。

这对英国夫妇从2013年定居珀斯,而夫妇两人一直对外宣称:他们已经以珀斯为家。

当时两人正在Cinnamon Grand Hotel 肉桂大酒店被卷入自杀爆炸攻击,不幸身亡...


03 斯里兰卡防长:系列爆炸案是凶手对新西兰清真寺屠杀的报复

斯里兰卡复活节针对教堂和酒店的8起连环恐怖袭击造成的丧生人数4月23日已达321人,其中38名外国人。此外仍有500人受伤。联合国说,在死者当中有45名儿童。

而炸弹攻击的动机,一直是外界猜测的重点之一

根据《卫报》最新消息,斯里兰卡国防部长维耶瓦德纳恩周二下午在议会表示,调查显示:

这次袭击“是为报复在克莱斯特彻奇发动的针对穆斯林的袭击”

在今年3月15日,新西兰克莱斯特彻奇两处清真寺相继遭到枪手袭击,造成50人死亡、39人受伤。枪手塔兰特曾在网络上发布仇视伊斯兰内容,并直播作案过程。

初步调查显示,复活节恐怖袭击是伊斯兰激进组织报复新西兰清真寺枪击案。有两个斯里兰卡伊斯兰激进组织联合进行了这些攻击行动。其中一个组织叫National

Thawheed Jama‘ut(NTJ),另一个团伙叫Jammiyathul Millathu Ibrahim。

斯里兰卡圣-安托尼教堂遭袭

英国《镜报》更是指出,该组织或为国际恐怖组织ISIS的分支。

根据报道中安全问题专家Rohan Gunaratna解释,该组织经常会有人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伊斯兰国”在那里的训练和恐怖活动。 

虽然7名“自杀炸弹客”皆为斯里兰卡本地人,但不排除这些人获得了来自“国际组织”帮助的可能。

NTJ是一个极端主义的边缘群体,在一个已经很小的宗教少数群体中,很难独立完成如此规模的恐袭。

外媒的最新消息也证实,IS相关团体发布令人不寒而栗的视频,声称对斯里兰卡大屠杀负有责任。

据多份报道称,恐怖组织的官方al-Amaq新闻社周二晚间在其加密信息应用电报上的频道上声称。该视频据称来自Al Ghuraba Media,它不是一个官方的IS频道,但被认为是由IS的支持者经营。

视频中更展示了三名涉嫌自杀式炸弹袭击者的照片。

3名ISIS成员名为Abul Barra,Abul Mukhtar和Abu Ubaida,被称为“攻击者”而不是更常见的“殉道者”,并出现在一个黑色的IS旗帜前,一手致敬。

但为何选择发生在新西兰的枪击事件,澳洲籍的枪手又跟斯里兰卡有何关联? 为何盛行佛教的斯里兰卡会成为"报复的对象"?

都没有任何说明....


04 小编结语

不论是新西兰枪击事件,还是本次的斯里兰卡恐怖攻击,都是藉由宗教、人种优越感行使的卑劣行为。泯灭人性,滥杀无辜,才是最真实的真相。

口口声声"报复",却选择一个毫无相关的地点发动攻击,这就是恐怖主义的卑劣真面目,没有信仰、没有理念。小编也在这严厉谴责恐怖主义行为,也对所有受害者以及其家属至上哀悼。

上一篇:刘强东案,3小时完整版饭局视频曝光,劝酒19次,匿名录音随后曝出,这一波操作66666    下一篇:异乡客的双城记:移居澳洲的华人 vs 在中国的非洲人
备案号:沪ICP备1704345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