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云翔案最新消息:王晶庭审证词显示受害者跪着给高和王口交,在房间多处发生关系,王晶保释申请被拒

标签:澳大利亚  法律  
出处:澳洲无忧网    2018-07-11

在上周两次开庭后,今天法庭对王晶的保释申请作出了决定!

风风火火的高云翔保释庭审终于告一段落!

高云翔也被放出,和家人留在澳洲生活。

虽然高云翔已经保释出狱,但同为案件被告的王晶的保释申请,今天被法院驳回!!

今天的庭审中,更多案情证词曝光!内容让人震惊!!

据悉,保释听证会原定于7月5日上午10点开始,

当天曾两度开庭,但最终法官表示庭审结果要在这周三(7月11日)公布。

法官给出的理由是,她收到了诸多材料,需要考虑诸多方面。

基于这些理由,她将不会在那天作出决定,改至本周三下午3点半宣布决定。


最新庭审

今天下午4点10分左右,听证会正式开始,

法官先是进行了案情回顾,她说:

“证词显示,

受害者在浴室跪着先后给高和王口交,等王晶睡着后,受害者才离开房间回家。

高和王在房间多处与受害者发生了性关系,导致受害者身体受到伤害。”


法官表示,与高云翔的保释申请相比,对于王晶的保释,主要考虑其与受害者的互动过程。

“在看过了KTV和香格里拉酒店的监控视频后发现,受害者多次拒绝王的亲昵动作,王抢了受害者的包,拉住她的手腕。”

法官称,受害者曾告诉警察,“在中国长大,我知道这样的事情举报后对我们三人的事业都有影响,这在中国业内都不便明说。”

而受害者所在的影视制作公司已经停止运营。


另外,法官并未采信证人Weiwei所说的——“王如果潜逃回国,中国民众会认出他所以王不能在中国立足”这个说法。

并表示:“王在澳洲社区建立的联系也很弱。”

经过一番考量,下午4点40左右,法官宣布,拒绝王晶的保释申请。

拒绝理由包括:


上次开庭具体细节回顾


证人一:Wei Wei

在接受交叉盘问时, 有人质疑他,“王晶其实不是明星,如果出于后潜逃回中国,隐身的可能性很大。”

但Wei Wei辩解道:“不是的,王晶在中国传媒业里是名人,全网媒体报道里都是他的面部照片。”

他向法院呈上了3张王晶的照片,说现在高云翔和王晶的这个案子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成为了热点。

法官接着质疑证人:“这些照片其实都是旧照,王晶会被市民认出来吗?”

Wei Wei的回答是:“会。”

在法官的连续追问下,Wei Wei坚称:中国13亿人,大部分都能认出王晶,

并表示:微信有10亿活跃用户,这件案子已经成了热点。

法官回应道:“你不能代表13亿中国人。”

Wei:“我在中国的熟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法官接着说:“在中国部分地方可能不知道本案吗?”

Wei:“不可能,很透明,无论在哪,用什么名字,即便乡村,他都会被认出来。”

法官:“高云翔保释听证坐满人,王的庭审人很少。”

Wei:“不对,一样多人。”

法官:“我们可以查看法庭CCTV,你还坚持说一样多人吗?”

Wei:“不,不一样多。”

Wei:“我们不关心澳媒,我们关心中国媒体对他的影响。”

Wei曾经为高云翔提供了$30万澳元担保金,但后来未正式担保。

被问及是否愿意为王提供担保金时,Wei表示“不”。

法官:“你在中国的熟人都是谁?”Wei:“影星、制作人、影视圈很多人。”

Wei:“Zhang Wei,中国影视圈名人,Chuan Lu,没有其他人。”

法官:“你只跟这两人谈过王晶?”Wei:“是的,这两人很知名,其他还有很多不出名的。”

法官:“你很关注中国媒体?”Wei:“是的,社交媒体有个很重要的功能,在智能手机上传播热点事件。”

他称,智能手机的媒体平台推送热点新闻后,头条新闻仍看得到。

“就算我不点头条标题,王的照片还是看得到。”

法官:“若王在中国逃逸,他能生存吗?”

Wei:“不能,没法工作,大众会愤怒,找不到工作。”

Wei Wei的作证结束。


证人二:Heming Song

据悉,Song与王晶结识两年,两人于2016年在上海相识,

而Song是St George银行的银行家,并愿意为王提供$43万澳元担保金。

宋在《阿那亚恋情》电视剧里饰演一个角色,有30秒镜头,无片酬。

“王在悉尼时,我们每天都见。”

证人三:Jinghai Chen

根据Chen的讲述,曾见过王两次,第一次是3年前,第二次是近期探监。

以下为交叉盘问过程:

法官:“两次见面中间,你们联络过吗?”

Chen:“并没有直接联系,我们有共同好友,我从3个朋友那里不断听到王的消息。”

法官:“你有房产吗?”

Chen:“两套,分别在我和妻子的名下。”

法官:“你探监时聊了什么?”

Chen:“没什么特别的,我很高兴看到他气色不错。”

法官:“谈了担保金吗?”

Chen:“有人推荐(introduced)我担保。”

法官:“谁要求(ask)你的?”

Chen:“对不起不是推荐,我被告知(told)担保。”

法官:“谁要求(ask)你的?”

Chen:“没有人,我自愿的。”

口译员出错,确认表述为自愿担保。

法官:“你的意思是,没有人接触你谈担保的事?”

Chen:“我从共同友人处得知此事,我自愿担保。”

法官:“你探监时和王谈了担保吗?”

Chen:“我说了我本就愿意担保。”

法官:“共同友人谈及担保时,向你承诺什么了吗?”

Chen:“当然没有,我很清楚这里面的风险。”

法官:“你并不是很熟悉王,不是吗?”

Chen:“我想有很多方法可以了解一个人,直接或间接。尽管我不直接了解他,但通过一个很好的朋友,我知道王近3年的情况。”

Chen的作证结束。


被告王晶律师发言

紧接着,王晶的律师表示,因为语言不通,王晶在狱中只能通过有限的手语来社交和交流。

狱中除了王,别人都说英语,他的生活极其艰苦。

“每次律师前往沟通,10分钟的内容耗时2小时。”

律师称,王的家人抱怨,中国现在的法律都是疑罪从无,在正式庭审开始前,控方的控罪都不应被视作极其严重。

王家境殷实,家人也来到了澳洲。

王晶律师否认王曾授意他接触受害人。

检方指出,调查显示,两名被告涉嫌曾试图买通受害人。

“这是完全不对的,你怎么解释?”

律师:“不是王晶。”

法庭透露,目前高云翔正持司法行政签证(Criminal Justice Visa)留澳候审。


控方发言

根据酒店监控视频显示,受害人曾表现出要离开,但王挽留了她。

受害人还曾在证词中提到,留下的原因之一是知道高也会在场,而高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可以保障她某种安全。

法官提问控方:王的父母也来到了澳洲,上交了护照,

而且根据Wei的证词,他潜逃回国又会被公众认出,控方为什么认为他的潜逃风险很高?

检方回应,为王提供的担保人都跟王关系密切,有一半保释金还由他父亲提供的,在面临这种重罪时,保释金的震慑作用不大。

王的律师强调王在狱中被孤立,狱中100名囚徒只有他不会说英语。

上一篇:澳洲将推特殊签证,非移民职业有望获签    下一篇:一年罚款近$400万!南澳最敛财超速摄像头再升级,将拍更多超速车,经过该路段须注意
备案号:沪ICP备1704345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