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大选与微信之争

标签:澳大利亚  社交网站  
出处:澳洲无忧网    2019-05-05

大选逼近,两党为了向华人争宠,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为了营造亲“中国人”形象,接“中国人”地气,两党党魁分别开启微信聊天模式,以致在社会主流引发一场“微信安全吗?”的选举外争议。

近期,悉尼科技大学教授孙婉宁女士因澳洲智库“China Matters”之邀撰写了学术性文章“微信有问题吗?”,该文与朝野两党同调,将微信视作政府向澳洲华人社会传递政策的有效渠道,同时也为中共监控下的微信软件在澳洲进行广泛普及作护航,直接了当地表达了一个中共很愿意看到的概念,那就是:只要守“规矩”,微信还是很安全的。我尚不清楚这样的概念是不是获得主流的认同。

但人人皆知,在中共直接规划下研发的功能齐全的自媒体社交软件,便利使用者是一个诱人的因素,而利用大数据进行全方位监控使用者是当局绝对不松懈的关键。微信、支付宝都是最受欢迎的便利工具,并作为中国特色在整个华人世界中推广。申请者必须实名,真实的个人资料,还必须绑定申请者的银行账户。安装了这个软件后,不论是公开群聊,还是私下交流,或购物消费,出门走动,监控者都可以一目了然。北京曾有一名艺术家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使用微信等同裸奔」。对于维稳,这是相当有效的“执法”途径,但作为使用者来说,显然人权遭到了侵犯。

那明知这些危机的存在,政党党魁还是不惜借用他人的名义注册并乐在其中地使用呢?原因很简单,大选在即,选票更重要,安全次之。相信无论谁当选了,就会重新开启“微信有害性”一类的讨论,这大概就是现实中政治家的策略。

有人问,微信能不能起到政治势力的渗透作用呢?这是一个明知故问的问题,说“不”的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微信平台不但被预设的关键词过滤,还被庞大的网管人员作监控,整个信息网只能依附于同一个声音下运作,不能产生逆耳的音响,其洗脑渗透的能力无比强大。政府为了一个“超级自私”的目的,对微信的传播作推波助澜,给人一个微信很安全的假象,使得越来越多的人为了与候选人互动,不得不安装微信。当政客们庆幸自己的政策被传播出去时,来自中共势力更大、更强的另一种信息也在顺利地灌输到澳洲用户的脑子里。

那是不是微信真的能起到助选的作用呢?其实,政客们太不了解中国人了,绝大多数的华人对大选没啥兴趣,何况微信群的人数是被严格限制的,大家只是好奇的观望者,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政客们说了啥。历经多次的选举,两党政策都是面向全社会,又不是面向华人,所谓“为华人考虑”的承诺都是政治游戏,华人也不是那么好骗的。

政客们总以为面对面的花言巧语可以博得华人的爱,陆克文就曾以一口国语获得了华人的倾心,其实那是一个错误判断。由于历史以及意识形态的丝丝缕缕,在中共治下长大的华人移民与澳洲工党之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结,一直以来,他们比较倾向于工党政客。

自由党因此担心,在政府推出“反渗透法”之后,冒犯了中共当局,也更疏远了华人社区,莫里森也不得不以微信来笼络华人,向华人选民示好。我认为,这是多此一举。

在任何一个专制体制国家的国民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不习惯独立思考,因为一有独立思考,就意味着开始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他们习惯于站在势力大的一边,中国有句俗话“墙倒众人推”,或曰“树倒猢狲散”。

在“反渗透法”出现后,尽管澳洲政坛出现了很大的颠簸,但自由党显然在气势上压倒了工党,曾不可一世的黄某被挡在澳洲国界外,一群活跃的所谓华人社团像泄了气的皮球捏了,领馆收紧了尾巴安静了等等,千万不要以为华人对此不爽,华人心中的那种快感只是没有公开表达出来而已,谁不希望看到那种代表党国的霸气被修理呢?

而在这个过程中,工党却超级不争气,不但一个个败类被揭露出来,呼风唤雨的华人老资格政客也失去了公信力,主流媒体咬住工党丑闻不放,更曝出新州工党党魁“两面三刀”欺骗华人。华人或许对两党都很失望,但华人从今年年初开始,很明显地让支持率偏向了自由党。取悦华人首先要了解华人,华人崇拜明星政客,酷爱成功者。

孙婉宁的报告或许能在主流中产生一点议论,但微信平台不会改变整体华人的投票走向,那是肯定的,但遗憾的是,它却会在整个大选之中为未来的澳洲安全埋下不可预测的隐患。

上一篇:探秘!墨尔本那些不为人知的巷道之美,你都去过吗?    下一篇:辟谣!又有人捏造假新闻黑工党!你看到的这些微信消息都是假的
备案号:沪ICP备1704345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