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阶层咬牙出国,图的是什么?

标签:澳大利亚  
出处:澳洲无忧网    2018-09-01

“精英移民”并非中国所独有。在全球化的时代,它是许多国家都有的普遍现象。同为G20成员的俄罗斯和印度都是精英的大量输出地。

似乎更可以让人聊以慰藉的是,即使全世界精英都在趋之若鹜的美国,也存在着类似现象:2011年有近1800名富豪放弃了美国国籍或绿卡,而这一数字是三年前的六倍。

不过,稍加比较会发现,各国出走的精英们的种类并不相同。

在欧美发达国家主要是富人,在印度主要是IT人才等专业知识分子,在俄罗斯则既有富人又有知识分子。相比之下,在中国,社会学所分类的政治(权力)、经济(财富)和文化(知识或声望)精英,全都不约而同地出走了。

“精英”移民通常比一般的移民现象具有更丰富的社会、政治和文化意涵,因此也更容易触动社会神经。比如法国富豪的出走就引起了《世界报》的联想:“200年前法国贵族逃离祖国是因为断头台,现在他们逃离是因为税收。”

那么,中国精英们的出走又是因为什么呢?

根据胡润的介绍,“企业家移民”的主要考量,包含了子女教育、医疗体系、环境质量、食品安全、出入境自由,以及资本抗风险性等,其中最后一项被具体描述为“对政策、法律和舆论的不安”。

而新浪网面向一般网民的调查则显示下列五项:福利保障、社会公平、自然环境、文明程度、子女教育。两者的重合度很高。

再来做一个国际比较。同是“富人移民”,中国(以及俄罗斯)的富人与欧美的富人所躲避或追求的并不一样,前者是为了避税,即从高所得税国家迁往低所得税国家,后者在实际上反而趋向税率更高的欧美,意味着他们怀有比高税率更加严重和广泛的不安。

关于涵盖更广的“精英移民”的原因,在俄罗斯和中国又有不同,前者主要有财产缺乏保障、社会上升渠道梗阻、生活品质糟糕,以及“看不到短期内从新的独裁下解放出来”的可能;中国的涉及面则更广,包括了人文、社会、自然多个领域。

一般来说,寻常的“不满”并不足以使人跨国移民。由于“理想社会”并不存在,应该说任何人都会对社会的某些方面抱有不满,而一般的不满本身并不构成严重问题。它的结果会有两种:

一是通过努力改变现状,不满变成“向上的车轮”,并随着状况的改善而自然消失或减弱;

另一种是在难以改变现状之后继续累积加重,甚或化成愤怒或抗争,但愤怒和抗争也无结果,最后变得失望、无奈、丧失信心。而当大部分人对大部分领域都表现出失望和无奈,信心的溃散就会大面积蔓延。

在一个只需要大胆和只适合赚钱的国度,已经很难找到“信”和“心”的立足之地,很难确保人的尊严。因此,包括那些不再愿意继续角逐的精英在内,有能力者的出走应属必然。

精英的出走作为一个强烈的警示信号表明,社会信心的溃散已经到了令社会的主导群体也严重不安,进一步演化或任何一个偶然的重大事件,都有可能造成大面积的恐慌和不堪收拾的混乱。

那么,究竟有多少人正在办移民?

越来越多的有钱人正在办理移民,调查发现约70%的中国被访者认为,腐败、不公平、特权、环境、教育、食品安全、医疗水平等因素是他们移民的重要原因。而欧洲和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成为中国中产阶级移民的主要集中地。

此报道迅速引发网友广泛热议,有网友调侃道:“不是说好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带动大家一起富起来呢?先富起来的特么全移民了?”还有不少网友感慨说:“贫贱不能移啊!”记得之前,著名导演贾樟柯发微博透露:“昨天聚会才知道,在坐的十几个朋友除我之外,都办了或正在办移民手续,这让我非常震撼。”当时也曾引发不少网友热议。

越来越多的人,以奋斗的名义,以未来的名义,而选择了移民。原本应该是一个社会支柱的财富和知识精英,纷纷选择远走他乡。他们带走的,不仅有他们自身数十年发展所累积的智识和财富,更严重地说,他们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带走了这个社会的灵魂,带走了那种激励个体奋发向上并努力改造社会的精神。面对富豪的迁移,我们不要把爱国联系在一起,更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是,为何,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成长起来的富豪,不愿居住在中国。

上一篇:中国新个税法通过:个税起征点10月1日起调整为每月5000元人民币    下一篇:为阿富汗翻译的签证奔走多年未果,澳洲战争英雄觉得达顿给保姆签证“恶心”
备案号:沪ICP备1704345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