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法院判决她终于能合法使用去世男友的精子了

标签:澳大利亚  
出处:澳洲无忧网    2018-06-26

就在前两天,澳洲的布里斯班市最高法院,宣布了一项重要的裁定。24岁的年轻姑娘艾拉,等待了足足九个月,最终赢了这场“战役”。

持续了近一年的判决,她终于拿到了合法使用自己亡故的男友精子的权利。

“虽然不能在一起,但是我还是想给你生个孩子?”

故事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2016那年,艾拉已经和男友约书亚交往了三年,感情一直非常稳定。当时,小情侣已经在存钱预备买房子,准备携手步入人生下一阶段了。

但就在8月24日,对艾拉来说无比平凡的一天,却因为一个噩耗变得终身难忘。约书亚被发现在家中自杀。

他走得太突然,所有人都深感意外:一个将要和相爱多年的女友结婚 并组建家庭的人,为什么会突然自杀?

而只有艾拉知道,约书亚其实一直在和抑郁症作斗争,还曾去心理机构寻求过帮助。但是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用最决绝的方式离开所有爱他的人。

当身旁的人都为约书亚的逝世而惊讶悲痛时候,艾拉却开始思考一个新的问题,和约书亚朝夕相处的三年的艾拉认为:虽然约书亚自杀了,但在男友内心深处一定最渴望的,还是和家人孩子一起安定的活着。

思考至此,艾拉做了一个决定:即使约书亚死了,她也要以他未亡人的名义活着。

她找到了约书亚的父亲,约翰,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想法:“我想要一个约书亚的孩子”

乍一听艾拉的计划后,约翰简直震惊又感动,老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儿子的血脉竟然还可以延续下去。可是激动过后,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要怎么样才能怀上一个死者的孩子?

做过慎重思考的艾拉提出了自己的想法:通过 采集男友的精子,人工受孕,让自己怀孕。

死后取精?这个想法几乎闻所未闻。男子死亡后,其精子还能存活么?取精的手术适合所有人么?这是医学上的疑惑。

甚至,约翰还有点不确定,这样的做法在澳洲究竟合不合法?

精子,是不是和人的器官一样,在死者生前没签过相关遗嘱的情况下,挚亲就拥有处理权?

事实上,死后取精的做法,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就发生了首例。但是,全球各个地区对此所持态度都不同。

法国、德国、瑞典等国家明确禁止死后取精,而有的国家虽然没有直接禁止,但同时,也没有对此进行明确的立法,比如约翰他们所属的澳大利亚昆士兰州。

约翰叫来约书亚的母亲,夫妻两人经过一番了解和商议,最终还是决定支持艾拉,帮助她向法院申请,获得许可。

艾拉首先做的,就是在法律代表的协助下,向法院提出紧急申请,要求留下死去约书亚 的“精液”。

死后取精,这听起来不可思议的要求,因为死者父母和女友的同意和请求,终于得到了法院批准。

约书亚的精子,在他死后大约48小时被取出,保存在一家试管受孕机构里。

“取精”过程已经十分不易,但艾拉的最终计划,不仅是采集和保存已故男友的精子,还要向法律申请对精子的使用权。

去年,艾拉正式提出请求,希望法院批准她使用已故男友的精子进行人工受精,孕育新生命。

从死者身上取精生子,艾拉的做法终于挑动了大众的伦理道德神经。

毕竟,精子是有一定特殊性的。一些法官会认为,精子应该比血液、骨髓或器官有更高的法律地位。组织或器官也许可以用来挽救生命,但精子却可以再造生命。

在死者的意愿只能靠猜测的情况下,身边的人是否有权利采集他的精子?

约书亚的几位朋友,也向法院提供了宣誓书,陈述在约书亚生前,他们曾不止一次听他提过,想要安定下来和拥有自己的孩子的事实。

审判过程持续了9个多月,前两天,艾拉在约书亚的父母的陪伴下,来到布里斯班最高法院听取法官的裁决。

“我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也有能力拥有和独自抚养一个孩子”,艾拉说。

最终,布里斯班最高法院宣布,授予艾拉使用其死亡男友精子来进行人工受孕的权利。法院也进一步判定,精子也应该被视为“财产”,而艾拉有权永久拥有它。

经历了两年的被审视和质疑,艾拉始终还是遵从内心的声音,坚强的打赢了这一仗。

而艾拉的案件,对于整个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都是一项具有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决定。之前,昆士兰州从未允许将死者精子提取出来,并且是用于生殖目的。

但事实上,医学技术已经发展到可以成功提取死者的精子,再通过人工授精的方式孕育健康的婴儿。

上一篇:经济复苏助力希腊航空业发展,爱琴航空签下50亿美元订单    下一篇:越来越多的留学生离开了澳洲,统计局说一年多了9000个
备案号:沪ICP备1704345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