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法律,讲情面吗?

标签:澳大利亚  法律  
出处:澳洲无忧网    2019-05-22

在澳洲做了多年律师,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也见过形形色色的案子。一次聚会,朋友聊起澳洲的刑法,开口就说:“在澳洲千万别犯法,老外照章办事,不讲情面的。”  

其实很多人对澳洲法律的印象大致如此,觉得在白人国家,无论犯大事小事,只讲法条,不讲人情。加上近年来媒体也经常取一些标题党来吸引关注,逐渐地,大家都觉得澳洲法律是极其没有人情味儿的冰冷体系。

其实不然。

说到法与情,不得不想起近年一个美国法官在互联网走红。办案的情乎、理乎都让观众脍炙人心,拍手叫好。

(美国网红法官 Frank Caprio)


其实澳洲和美国一样,同属英美法系,通俗的讲这种法系根据人们日常生活中形成的公共次序,结合当时的法条来判别是否有罪。澳洲的法院有很多的级别,一般处理小额(十万澳元以下)的民事纠纷、不是重大的交通违章和刑事案件都是由地方法院处理,即Local Court,也是民众能接触到最多的法院。其实法官在判罚中,并不完全像大家刻板印象中的那样完全的照章办事,不讲情面。

法律的目的本并不在于惩罚而是教育。在澳洲法庭判罚时,也存在人性的一面。

在前几日,安润律师行也接到了一个类似的委托。委托人我们暂时称她为小G。

小G是澳洲华人,之前因酒驾、无证驾驶,在2013年被地方法庭判处吊销驾驶证15年。也就是说,在2028年之前,他是无法再获得驾照的。吊销驾照并接受法庭的教育后,小G改邪归正,开了一家速递公司,由母亲开车,自己送货来维持生计。

可出乎意料的是,去年小G的母亲被检查出癌症,并在今年初去世。祸不单行,没有了母亲帮忙开车,小G的工作也一下子陷入了困境。小G在走投无路之际,找到了我们律师行寻求帮助。

在此之前鲜有类似判例,我们律师在沟通、分析了小G 2013年后情况之后的生活、经济因素,决定参考法条ROAD TRANSPORT ACT 2013 - SECTION 221B,向法院递交申请书,请求法庭减免余下9年的的吊牌期。

即使有法可依,但此案存在不小的难点:一是澳洲法官判罚有遵循判例的习惯,这类申请并不多见,其次减免前法官的判罚,必须要有合理的缘由。更重要一点,酒驾与无证驾驶都对Public safety造成严重威胁,公共利益是法官们很看重的判罚因素之一。

经过斟酌,我们律师除了法条的成熟运用之外,在申请书中,还向法官陈述了小G真实的状况:小G公司一周的收入约$1400,如果重新雇佣司机,将产生一周$800的薪水支出,而小G房子和车都需要支付贷款,这样小G根本无法维持生计,同时我们律师递交了小G 6年内遵纪守法,毫无任何不良记录的证据。

法官与我们律师进行了法条的深入讨论,接受申请之后,多次核实小G的情况,法官认为,小G的驾照对其之后的生活的确有重要影响,没有驾照等同于断其生计。通过律师递交的证据,也认可小G的确已经痛改前非,不会对公共安全再次造成威胁,减免余下吊牌期的诉求合法、合情、也合理。最终法官判定我们胜诉,等小G重新通过驾照考试之后,就可以重新上路工作了。

其实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在澳洲的法律体系里,是存在人性情面的。这种情面不同于我们传统意义— 站在“网开一面”的制高点,而是在法律之外,一种天生对弱势群体的保护和对单体人格尊重的澳洲精神。

而因为法律的制定是不存在预判的,只能在案件产生之后再制定。而面对新案件,法官认为合情、合理、公正,并不与其他法律冲突,法官就可以作出判罚。这也是澳洲“Common Law普通法”的由来— 由法庭案例不停地堆积,最终由政府牵头制定成为法律。

最后,如果你有遇任何法律问题,记得联系安润律师行,我们的专业律师会告诉你怎么做,积极维护你的权益不受侵害。如果觉得本文不错,记得转发和点赞哦,也请关注“Accuro安润”律师行公众号,与我们一起走近澳洲,了解澳洲法律。


作者:Accuro Legal 安润律师行

上一篇:澳媒怒斥:中国开放商肮脏、贪婪,为了建造度假村,违规破坏自然环境    下一篇:专抢停车票,华人爆料,开车进入Westfield时突然窜出一个黑影,大家千万警惕
备案号:沪ICP备1704345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