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家庭热衷赴华领养:两种渠道领养儿童

标签:澳大利亚  儿童  
出处:澳洲无忧网    2019-05-12

本月中旬,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举办了一次特殊的“开放日”活动。澳大利亚领养中国儿童家庭协会、12个领养中国儿童家庭以及当地多所中文学校师生逾150余人出席。

金发碧眼的澳洲父母带着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孩子,这样一个特殊的家庭组合一下子就引来了人们好奇的目光。好奇之余,对于澳洲父母这种“大爱无疆”的行为,人们更多给予的是赞扬。

接受本报采访的澳洲领养中国儿童协会的主席卡伦女士就表示,近些年,超过1000名来自中国的儿童被澳洲家庭收养,很多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中国,甚至那时候他们还不会说话,但领养家庭都希望这些孩子知道:“他们虽然是在澳洲长大,但流淌的是古老中国文明的血液。”


两种渠道领养中国儿童

卡伦女士作为澳洲领养中国儿童协会(FCC,全名为Families With Children From China)的主席,自己也从中国领养了一位女孩。作为一个自发成立,非盈利性质的社区组织,该协会一直支持和帮助澳洲家庭领养来自中国、香港和台湾的儿童。2004年协会成立后的第三年,卡伦就加入了这个协会,并担任主席的职务。

“申请海外领养是一个漫长艰苦的等待过程,但回想已经过去的四年的领养经历,之前的一切辛苦等待都是值得的,孩子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卡伦说,海外领养大致可以分为两个过程,一是在澳洲国内的申请,最终确定你是合乎条件的领养者,之后就是等待申请国家分配合适的领养儿童。“我前后一共等待了5年的时间。”卡伦说。

“领养对于那些无法拥有自己孩子的父母是一种很好的方式,而且也能帮助那些需要关怀爱护以及一个良好稳定生活环境的的儿童,是一次双赢的机会。”卡伦告诉记者,有领养意向的家庭可以向州一级的政府机构提出申请,之后社工会登门拜访,深入了解领养家庭的情况,比如说,夫妻两人基本情况、为什么要领养以及是否有足够经济能力领养等。除了与社工的交流,领养父母还要定期参加培训课程,了解如果他们领养的孩子之前曾经历过创伤性的伤痛,如何抚慰他们并和他们进行交流,“要知道,不少孩子曾经有过被抛弃的经历,如何让他们走出阴影,迎接新的生活也是领养家庭需要学习的。”

这些学习和申请过程大概要花费一至两年的时间,如果你通过了所有评估,会被澳洲政府认定成为“合格的领养家庭”,之后就要准备“无犯罪记录证明”、“收入证明”等材料。而领养家庭的资料也会被送到中国民政部门,等待被分配合适的儿童。“这个过程,我们足足等了3年时间。”卡伦女士说。

卡伦介绍说,澳洲领养中国儿童协会目前在全澳共有300多对家庭加入,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从中国领养了儿童的家庭。“根据我的估算,目前大概有1000名中国儿童获得了澳洲家庭的领养。”

卡伦告诉记者,澳洲家庭到中国领养儿童,大致分为两种渠道:一种可以称为“领养无特殊需要儿童”计划,该计划在2005年达到领养高峰。这些孩子大多属于孤儿或弃儿,而且在中国国内没有任何亲属,因为按照国际惯例,如果待领养儿童在所在国能找到领养家庭,则不会被海外家庭收养。这种领养渠道近些年审批速度大大下降,原因之一也是申请者太多,现在如果希望走“领养无特殊需要儿童”计划的家庭,至少需要等待超过7年才能被分配到孩子。

而另一种渠道则称为“领养特殊需要儿童”计划,该计划在上一种计划的等待时间被大大延长后,逐渐获得海外家庭的青睐,也成为海外家庭领养中国儿童的主要来源,这些儿童往往患有某种先天性疾病,该计划比起上一种,等待时间大大缩短,最快情况下,几个月的时间内,就会被分配到合适的儿童。

卡伦的女儿两岁时便离开中国,到今年,她已经和卡伦夫妇生活了四年时间。谈起自己的女儿,卡伦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虽然前后一共等待了超过5年时间,但我感觉这是上帝送给我的礼物,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虽然和一口流利的英文比起来,卡伦的女儿只能说简单的几句中文,但为了让女儿知道自己是一个华人,卡伦还是会在中国传统节日到来时,全家人一起庆祝,比如说包饺子。

“我不可能骗孩子我们是她的亲生父母,因为长相的不同,但我们能做的就是告诉她真实的情况,那就是虽然她是生在中国,但长在澳洲,我们把她抚养长大,我们待她视如己出。”

除了每逢中国传统节日时一同庆祝,卡伦也让女儿参加了周末的中文学校,希望女儿能说中文写中文,不要将语言这一最具文化认同感的元素忘记。

据了解,中澳跨国收养双边协议由中国民政部和澳大利亚政府于1999年签订,中国收养中心是受中国民政部委托的负责涉外收养工作事务的国际性公益机构。10年来,在中澳双方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中国孤残儿童被澳大利亚家庭收养。被收养的中国孩子来自全国各地的福利院,有收养意愿的澳方家庭通过递交健康证明、财产证明、无犯罪记录证明等文件,经两国政府审批后,可以收养中国孩子。


新州拟改革法律,希望家庭更多领养本地儿童

新州政府计划改革领养法律,让那些急于希望领养本地儿童的新州家庭能尽快领养(Adopt)或抚养(Foster)那些需要一个稳定家庭的孩子。新州家庭厅长高华德(Pru Goward)称,将在未来几周,向议会提出修改养护法案(Care Act)的计划,旨在大幅提升新州境内每年成功领养的家庭数量。

去年,新州境内仅有78户家庭成功领养本地儿童,不少感到失望的新州家庭受困于过长的等待时间,因此他们也将目光投向了海外,例如中国、非洲、南美洲。

根据高华德厅长的提议,新的改革措施将削减繁琐的申请程序,并给予法院更多的权力,将“领养”作为一种永久手段,让领养家庭去照顾那些“被遗忘”的本地儿童,而不是像之前一样,只是让孩子们暂时居住在领养家庭,待情况好转后,再回到亲生父母的身边。

根据澳洲法律,法官在对领养儿童的归属 做出判定前,要优先考虑让他们返回亲身父母身边或亲属身边。高华德厅长称,她希望议会能认真考虑到她的建议,通过这些改变简化澳洲家庭领养本地儿童的流 程,而不是将他们“驱赶”至海外,“澳洲本地就有越来越多的儿童等待领养,他们和海外儿童一样,需要得到来自家庭的关爱。”高华德厅长说。

在澳洲的看护法律,收养被分为领养(Adopt)或抚养(Foster) 两大类,领养作为一种长期永久手段,被领养家庭所青睐,他们可以给儿童更改姓名,像对待自己的亲身儿女一样,和领养儿童一直生活在一起。而抚养是一种短期暂时的收养手段,儿童因为亲身父母的意外状况而不得不居住在寄养家庭,待时机成熟后,他们会再次回到亲身父母身边,有些情况下,儿童可选择在18岁成人后,离开寄养家庭。

目前新州境内共有18000名儿童希望找到一个“永久”的家,超过三分之一的儿童甚至在超过3个家庭呆过,对于这些孩子而言,一个长久稳定的居住环境是他们最需要的。

澳洲最大的领养机构Barnados Australia的新闻发言人支持新州政府的这项改革,希望改革能让领养手段更容易更快捷。“之前的法律更希望儿童在寄养家庭待到18岁,之后便选择离开,但新的修改建议更倾向选择永久领养,让领养家庭把他们当成亲生孩子,而不只是简单的照顾到某一个时间点。”

但即便新的法律获准通过,要施行起来也并非一帆风顺,因为是否能永久领养,还需要亲生父母的同意,虽然很多生父母没有能力抚养他们的子女,但并不愿意在同意书上签字,对于他们而言,要想过感情这一道关,并不容易。

因此高华德厅长也提议探索一条“开放领养”的新出路,即虽然孩子和领养家庭生活在一起,但是和生父母仍然能保持一定程度的联系,但这种做法是不是又会引起新的伦理问题,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李华新寄语被领养华裔儿童:为中澳两国友谊做贡献

在总领馆开始日活动上,中国驻悉尼总领事李华新说,领养孩子们没能在中国长大,但中国政府从未忘记他们,时刻牵挂、惦记着他们的成长。开放日活动给孩子们提供一次近距离感受中国的机会,也希望进一步加强总领馆同各领养家庭的联系。总领馆将与领养中国儿童家庭协会及各位家长保持密切联系,并愿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帮助和服务。

李华新感谢澳大利亚领养中国儿童协会。称他们做了一项“了不起的工作”。李华新说,“1999年,中澳两国正式签订跨国收养双边协议,开始了在跨国收养领域的合作。十多年来,你们的工作改变了无数中国孩子的命运,也给无数澳大利亚父母的生活增添了色彩。我也要特别向领养中国儿童的家长们表示感谢。我也是一个父亲,深知养儿育女的不易。你们还要克服语言、文化和生活习惯等许多困难,注定要比普通父母付出更多心血和汗水。感谢你们的悉心照顾,感谢你们为孩子们提供的良好生活和教育,让他们成长得这么健康、活泼。更难得的是,你们尊重孩子的祖籍国背景,愿意帮助孩子们学习中华文化,其中体现的爱和包容让我们感动。”

李华新还引用2500年前的中国古代伦理学典籍《礼记名言》上的名言“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称领养家庭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这句话里蕴含的博爱精神。

李华新表示,这些孩子虽然在澳洲长大,但血管中流淌着古老中华文明的血液。“希望你们长大后成为一个自立自强,能够承担起对家庭、社区和国家责任的人。如果更进一步,还希望你们能为增进中国和澳大利亚这两个伟大国家的友谊而做出自己的贡献。”


海外收养的风险在哪里?

海外收养固然有很多有利的方面,但同时也有很多风险,需要每一个申请的领养家庭知道:

1. 不能保证你在申请的最后阶段能顺利通过,进而进行海外领养;

2. 海外领养计划的执行手续或者申请人条件可能随时改变;

3. 你从领养国得到的关于孩子的背景信息,可能是不完全或不准确的;

4. 申请时间无法预期,而且即便在澳洲通过,在领养国家的审理时间更是无法估计;

5. 抚养一个外国孩子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中国的孤儿现状是如何?

2009年,中国民政部启动的全国范围内的孤儿现状调查,中国的孤儿数量达到71.2万。而根据民政部发布的《2009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报告》显示,2009年中国收养登记合计44260件,其中中国公民收养登记39801件。对于一个有14亿人口、71.2万孤儿的国家而言,只有不到5万的孩童能够再次拥有家庭,其中接近10%还是通过“洋父母”的帮助。

收养中国健康的孤儿,中国收养者与外国人收养者相比收养资格更加严格,最大的不同在于中国申请收养者必须无子女。


如果我是单身人士,能否收养海外儿童?

很多和澳洲有双边领养协议的国家不接受单身人士的领养申请。有些国家,可能会接受单身女性的申请,但在优先性上,还是会在排在夫妻申请人之后。

上一篇:澳洲街头惊现华人大妈“乞讨团”!动作、装备、故事谜之眼熟?    下一篇:墨尔本超级庄园挂牌短短6天,即成功交易
备案号:沪ICP备17043457号-3